태그 » Essay

Time Spent On the Harvard Classics: Of Friendship - Francis Bacon

Amidst a collection of essays by Sir Francis Bacon is Of Friendship.   It is found in his work called Essays, Civil and Moral.  An interesting occultic story about Bacon is that he never died.  198단어 남음

Thought For The Day

中篇连载 平湖三月始芳菲 第三章 第二节

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

第三章 “后来”之约

***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

梅雨还没结束,高考就来了。考场集中在几个交通便利且拥有大量教室的学校,江大附中便是其中之一。按照考试安排,包括蒋孝祥在内的师大附中的部分学生在江大附中参加考试。考前一天,蒋孝祥去看考场,发现林曦学校的考场也在这里,心中欣喜——即便不大可能恰巧在一个考室,但有林曦远远地在考场的某处陪着,也让他觉得无比心安。

高考的次序是,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数学,次日上午英语,下午文/理综。这么安排有其深意:很多考生在每个考试日的上午会因为紧张而不能立刻进入状态,故上午安排文科以为缓冲,语文和英语即便发挥不甚理想,考生的感受也不会很强烈。蒋孝祥素来是经得住大场面的,此时的他并不紧张,甚至有些松弛:准备了一年,状态调整了半年多,到今天不能说游刃有余,也至少不怵许多常见的变数了。比如,题若难一些,见招拆招,力求不失误;题若简单,则“宜将剩勇追穷寇”,冲击高分。进考场前,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了几个他认识的外语学校的同学,但没有看到林曦。他自嘲地默念:蒋孝祥你想什么呢,这么大的考场,哪会那么巧,赶紧专心考试。

看到统一派发的黑色中性笔,蒋孝祥突然格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在高考,略微紧张了些。平常他习惯用蓝色钢笔答卷,与试卷的黑色字加以区分,据说颜色差异能愉悦判卷老师的心情,这招到了正式考试的时候看来也使不出来了。下午的数学,蒋孝祥发挥得不甚理想,有几个题感觉就差一点就可以解得很完整漂亮,但始终没有突破。从数学看,今年的题目整体偏难是注定了,蒋孝祥不由得对后面的理综担心起来。第一天考完出教室时,他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想找林曦说说话,可还是没有看到她。他没有多想,这时候即便见到林曦也至多获得几句安慰,考试终究还是独自面对的技术活儿。他有点落寞地回了家。

当晚蒋失眠了,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高考还真是考验人的综合素质,准备周全如蒋孝祥,也不得不面对这种意外的困难。还好次日上午的英语给了他休息和调整的时间:英语对于训练有素的选手,是四门里最简单的,因为比起语文,英语有相对客观的评分标准。蒋轻松考完英语,终于迎来了理综。因为预料到困难,他一开始就抖擞精神,加速做题。果如他所料,今年的题都不容易,在考试时间结束前几分钟,他才终于完成了答卷。这就是高考,水平再高的选手,也几乎留不出系统检查的时间,所以答题时务求一步到位。

终于考完,回到家里,蒋心里并不轻松,由于数学和理综遇到的困难,他觉得近春大学建筑系估计无望了,但踩线进入近春大学或许仍有可能,当务之急,为求心安,应该赶紧估分。江大的老师早已做了一份参考答案,挂在内网上。蒋孝祥很快完成了估分,感觉却更不安了:理综勉强算是正常发挥了,300分的满分能有260-270;数学则让他十分窝火,也即,再让他考一遍,也没有十足地把握把做错或者没做完整的题答对──这种情况,对于一个考场高手而言,再郁闷不过了。看到自己估出的120分,他感到一阵无力:要有把握进入近春朗润两所名校,150分满分的数学,应该至少考130分……现在这种情况,他能否考出足够的分数,纯粹取决于判卷者的“量刑”轻重了。

蒋孝祥很想找林曦说说话,于是去敲门,可林家还是没人。蒋孝祥感到非常奇怪:难道林曦不和自己一样,刚考完么?为什么考完了却没回家呢?他刚要回家问母亲,裴光远突然来串门,高兴写在脸上:

“老兄你一定考得不错吧,告诉你,哥们儿我今天把从来没做对过的物理大题做对了,哈哈,我真是太牛了。” 裴光远一脸喜色。蒋孝祥明白,这种难度偏高的题目,最适合裴光远这样智商高但成绩一般的选手超水平发挥。他考得好,并不意外。蒋勉强笑笑,祝贺他。裴光远勾着他的肩膀:

“走吧,孝祥,今晚我们撸串儿去。林妹妹不在,就我们仨。”

“你说什么?林曦不在?”蒋孝祥怔住了。

裴光远一脸诧异:“林妹妹去北京签证了啊,小静前天告诉我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她过两个月就去美国了。”,除了蒋孝祥没有称呼林曦为“小曦”以外,更让裴光远奇怪的是,蒋孝祥似乎对林曦的近况一无所知。蒋孝祥愣在哪里,半晌没说出话来。

张晓涵见裴光远来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忙出来招呼,“光远来啦?快进来坐。” 她把裴光远让到客厅,心中埋怨他来得不巧,自己刚要跟孝孝说林曦的事,反而让他抢了先,这一来孝孝一定会不好受了。

“孝孝,妈正要跟你说,林妹妹她申请了美国的学校,春节前拿到了纽约一所名校的录取通知,这两天去北京办签证去了。这件事之前没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分心。现在你考完了,妈妈想第一时间告诉你,这也是你林叔叔和林妹妹的意思。”

蒋孝祥还是愣在那里,之前林曦的种种反常的细节一下子都合理了,他终于明白,林曦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而且从春节起,她就没打算参加高考…… 而这一切,她没有告诉自己。蒋孝祥胸中一阵酸涩,考试发挥欠佳的挫败感,被人蒙在鼓里的失落感,让他无力发作。他只淡淡地说:

“所以你们早都知道了。”

说完,他回到自己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

***

裴光远没反应过来,张晓涵跟他解释,只说林妹妹不想让孝孝分心,所以没有告诉他。裴光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张晓涵,那意思:我还等蒋孝祥么?

张晓涵说,“光远,要不你把小静叫来,你们别出去吃了,阿姨在家给你们做。”

裴光远有些迟疑,心想有大人在场多别扭,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见蒋孝祥阴着脸又从房里出来了:

“光远,我们走吧,” 然后他转向母亲说:“妈,我们早都说好了考完一起庆祝的。” 说完,他就拽着裴光远出了门。张晓涵有些担心,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追在后面嘱咐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裴光远好像知道自己无意多嘴了,很小心地跟在后面。走了好一会儿,蒋孝祥转过身来:你带路吧,我不知道去哪儿。

“哦,堕,堕落街。” 裴光远诺诺答道,震慑于他那疏离、漠然的眼神。

***

堕落街是江州大学门口的小吃街,里面还有一些小书店、桌球店、网吧、卖打口碟的小摊,还有青年旅舍。蒋、林、裴、周四人,从小长在江大,也就对这大学生的休闲场所轻车熟路。周静穿着漂亮的浅黄色长裙,已经在一家烧烤店门口等他们了。见裴光远挠着头,后面跟着一脸漠然的蒋孝祥,感觉气氛不对。她拉过裴光远低声问:

“怎么了?”

裴光远也压低声音答到:“我也不很清楚,大概就林妹妹出国的事儿,他居然不知道,今天之前也没人告诉他。生气了。”

心思细密的周静,很快猜出了端倪。考前几天她偶遇林曦,询问近况,林曦说拿到了纽约一所知名女校的录取通知,6月7号正好预约了签证,就不参加高考了,还嘱咐自己别跟人说。自己尚且知道,蒋孝祥居然毫不知情,其间必有蹊跷。那天光远问她,是不是林妹妹和孝祥都回附中考试,她没过脑子就告诉了他林妹妹不高考了;她现在十分后悔——这件事该由林曦亲口告诉蒋孝祥,而不是从她和裴光远处听说。周静有心责怪裴光远,但谁能想到蒋孝祥居然不知道呢?

“你,还好吧?” 周静关心到。

“没事,就感觉没发挥好。既然考完了也就不多想了,等分数出来再说吧。”蒋孝祥明知她问的不是考试。他不想从别人口中得知更多林曦没有告诉他的事。

周静没有多问,只安慰了两句。裴光远点了鸡翅和啤酒,因为蒋孝祥的沉默,大家兴致都不高。蒋孝祥不想扫兴,主动举杯:

“不管怎么样,庆祝我们高三结束。”

“是啊,孝祥,你别太担心,以你的水平,就算不写作文,上江大也绰绰有余了。” 裴光远说到,“对了,我和小静准备去旅游,回来正好分数出来填志愿,你和林妹妹一起来吧?” 周静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心想,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智商低还是情商低,而且低到一定程度了,明摆着蒋孝祥和林曦关系微妙,在没搞清楚之前,哪能这样问。蒋孝祥知道裴光远不是客套,但他现在是真没心情旅游,于是推脱说:“我班上组织了毕业旅行,我是班委不好不去,可能不能陪你们了。”

蒋孝祥一瓶一瓶地喝着啤酒,一心求醉,可无奈遗传了父亲的酒量,几瓶冰啤下肚,反而愈发清醒,胸中愈发郁闷。

“孝祥,你和小曦?是在一起了么?” 周静还是没忍住问。裴光远则先是吃惊地看着周静,他完全没往这上面想,然后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扭过头睁大眼睛看着蒋孝祥,手搭在蒋孝祥肩上,那意思,还不从实招来。

蒋孝祥双眼无神地答道,“我不知道。”

周静和裴光远面面相觑:“什么叫不知道?”

蒋孝祥黯然回忆着与林曦的约定,他想:小曦只不过是不忍直接拒绝我吧,她早在当时就已经决定离开了吧,一句空口言而已;况且自己发挥成这样,怕也不一定能如约了。如此钻着牛角尖的蒋孝祥,全然忽略了林曦在白鹭山上的温情脉脉,只在心中升腾着自嘲和怨恨。

多年以后,蒋孝祥才逐渐意识到,这原来是一种自卑,平素自信的他,只要面对林曦,就连期待一份对等的感情,都被自己误会成了奢望她的施舍。

***

下一篇: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三节  奈何南浦酒旗湿

Essay

PTE 2017 Essay (IELTS task 2): Travel Abroad or Locally

Some people like to travel outside their country. Others would rather travel to tourist spots in their own country first, before traveling abroad. Which do you prefer to do and why? 385단어 남음

IELTS

AC and the Fall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AC and the Fall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By L. Stewart Marsden

Today the weather is challenging to my comfort zone. It is hot, and has been for the last several days. 891단어 남음

Opinion

中篇连载 平湖三月始芳菲 第三章 第一节

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

第三章 “后来”之约

***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

江州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实验中学,简称“师大附中”,重点大学升学率超过九成,半数以上的学生进入“985”院校。看似辉煌的数据背后,有无数初中时代被父母师长寄予厚望的尖子生,成为那另外的50%。蒋孝祥成绩不错,历次大考都在“第一集团”,也即,参考往年的高考战绩,类似的排名很有希望考取近春、朗润两所一流大学。师大附中高手云集,能稳定在第一集团者凤毛麟角。

高三刚开始时,蒋孝祥先是觉得无聊,因为所谓的高中课程其实已经结束了,高三只不过是把之前上过的课又快速上一遍,名曰复习。随即他感到了变化,因为年级统考的形式逐渐向高考靠拢。前两年分科考试的理、化、生,变成了“理科综合”,考试时间不及原来三门的总时长,题量却显著加大。蒋孝祥一度力不从心:以往物理满分的他,在理综的物理部分也偶尔发挥失常。物理实验设计和计算题相当费时,后面还有同样耗时的生物实验设计,若像往常考单科一样想透了再下笔,则几乎一定会顾此失彼。与此同时,复习给了许多脑子灵光但之前不用功的人以追赶超越的机会,在年前的统考放榜后第一集团内涌现出不少陌生的名字,却没有蒋孝祥。蒋孝祥暗下苦功,一两个月后,总算又找回一些感觉。

周静和裴光远所在的江大附中没有师大附中那么强悍的竞争:江大附中里多是江大子弟,通过内部政策和父母的关系,进入江大相对容易。当然,要能如此开后门,考上一本线仍是少不了的。周静和裴光远就属于这一类,周静已经打定主意学医,凭借她父亲的关系,并没有很大压力。裴光远天生聪明,后劲十足,即便大半心思花在和周静腻歪上,考上一本线也不成问题。而只要上了一本线,有父母在教育部门,后面的事就不用他操心了。高二的某个时候,做了十年跟屁虫的裴光远终于向周静表白了,意外地获得了公主的芳心,从此两人高调地出双入对,好不甜蜜;老师多次找他们谈话,无奈他俩的成绩都还不错,于是作罢。

***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五月。五月,在革命年代被冠以“红”字,本取流血牺牲之义,后引申为革命热情高涨、各条战线百舸争流。对于师大附中的高三学生来说,有哪一个月不是红的?只不过这高考之前的最后一个月红得格外耀眼罢了。

在蒋孝祥全力应付各种模拟试卷之际,林曦居然十分清闲。劳动节当天,学校多少还是施舍了一天假,蒋孝祥回家,见林曦在沙发里窝着,看着电视吃着零食,看的还是一部一共有上百集的台湾电视剧。蒋孝祥一进门,林曦赶忙关掉电视,站了起来,

“孝祥哥,最近怎么样?” 上次张晓涵的一番话,让林曦释然不少,她心里已决定接受蒋孝祥,但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他复习备考,所以再见时还是一副妹妹对哥哥的样子。她想,等高考结束后,他们有大把的时间一起调整两人之间的关系。

蒋孝祥放下书包,说:“还好,就是有点累。” 是啊,蒋孝祥很拼,二月调考,三月联考,四月调考,三场模考下来,蒋孝祥的信心稳步恢复,但身心的透支让他面露疲态。林曦看着有些心疼。

张晓涵张罗了一桌好吃的,为儿子改善伙食。林默存最近频繁去北京出差,林曦便又常在蒋家蹭饭。席间,林曦频繁地给蒋孝祥夹菜,关切地看着他吃,自己倒没怎么动筷子。蒋孝祥只不停地说谢谢,对林曦比往常多了些礼貌,甚至有些生分。张晓涵说:“孝孝,今天的糖醋排骨是小曦做的,还不错吧。” 蒋孝祥抬起头,感激地看了林曦一眼。

蒋孝祥其实很介意林曦这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态度。次日返校后,他借故回家拿复习资料请了半天假,坐车去了白鹭洲。

林曦见到蒋孝祥时有些不知所措。她完全没有准备好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点上单独和蒋孝祥相处。如今,只有硬着头皮面对了。

“我们去书院走走吧。”蒋孝祥提议。

“好。”林曦答应。

书院,在鹭台山上,南宋的古迹。主体建筑毁于古代的洪水,残存一座藏书阁,货真价实的古迹。书院的附属建筑爱晚亭,幸存于洪水,却没能躲过近代的战火。80年代的大修,让亭子有些新得过分了,和藏书阁格格不入。白鹭山除了以红叶闻名,也有不少银杏树,是蒋孝祥和林曦小时候最喜爱的去处。尤其是秋天,红的枫叶和黄的银杏,真真是“层林尽染”。

爬山时,蒋孝祥主动牵起了林曦的手,林曦温顺地由着他。

***

他们登上藏书阁时,已是傍晚。倚着木窗,蒋孝祥和林曦远眺江州城。华灯初上,晚霞渐退。

“小曦,我们一起去北京吧。” 这或许是蒋孝祥能够启齿的最直接的告白了。

“我,”林曦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我可能考不上你想去的学校。”

她不忍对蒋孝祥说出实情,一时又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只得这样搪塞。此时的林曦已经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可当时的蒋孝祥毕竟只是她的哥哥啊,她又怎么会先见之明地把他清晰地纳入自己的未来呢?而如果此时的他们仍只是兄妹,她亦会坦诚相告。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林曦虽未明言,但内心深处已开始把对蒋看作恋人,开始为他着想。林曦想,如果蒋孝祥知道实情,大概会很失望吧,会不会怨恨自己没有替他考虑呢?如果失望和怨怼不可避免,那她只希望是高考以后:只有一个月了,她不想让蒋孝祥在这至关重要的一个月里心存旁骛。

蒋孝祥不甘心,“没关系啊,北京有那么多好学校。你喜欢画画,有想过考中央美院和工美么?”

“考那两个学校是需要全勤专业训练的,我也就是业余画着玩玩,”林曦答道。她又小声娇嗔道,“况且是你先喜欢画画我才跟着画的,你怎么不去考美术学院?”

蒋孝祥语塞,却暗自高兴,原来林曦爱画画是受自己影响啊。现在的林曦画技好过蒋孝祥太多,天赋使然。

一时尴尬,两人继续看着窗外。江风乍起,蝉鸣已矣,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初夏的空气里,栀子花的香气,夹着林曦的发香,让蒋孝祥心神摇曳。林曦自觉刚才避重就轻,辜负了蒋孝祥的一片赤诚,于是拉了拉他的手,侧过脸,把右手支在窗台上,调皮地看着他,“生气啦?”

“嗯,” 蒋孝祥闷闷不乐,鼓足勇气脱口而出,“林曦,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就是不想跟你分开!”

林曦怎会不知他的心意,轻轻靠在蒋孝祥的肩上,淡淡地说,“我知道,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眼里划过一丝忧伤,看向远方。

闻此言,蒋孝祥如释重负:原来林曦没有拒绝自己啊。他情不自禁地搂紧了林曦,吻着她的头发。“那你答应我,一起去北京……” 他不依不饶。

林曦此时只想安静地享受片刻温存,侧过头向他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蒋孝祥不再说话,却顺势把唇压在了林曦还没来得及撤回的唇上。林曦没想到蒋孝祥会吻她,轻轻挣了一下,但很快放弃了抵抗,温情脉脉地回应。

过了不知多久,林曦稍微清醒了一些,她轻轻推开了蒋孝祥,理了理额前的乱发,定了定心神,说:

“孝祥,等你去了理想的学校,我们就在一起;但在此之前,你还是我哥哥,好不好。”

“好。” 蒋孝祥凝望着她,答应得毫不犹豫。有了这般甜蜜的期许,他不论如何也要集中精力放手一搏。

***

下一篇: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Essay

Girlhood, Womanhood.

Girl, you’ll be a woman soon,

So gone are the days of girlhood,

And gone are the days of summer of  laces and white dresses, 229단어 남음